欢迎戏迷票友光临十品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RSS订阅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戏曲网  »  其他曲种  »  山东茂腔《罗衫记》全场戏

山东茂腔《罗衫记》全场戏

更新时间:2014-7-21 3:13:05
戏曲类别:其他曲种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保存/分享:我要收藏
播放地址
直接下载戏曲视频
影片内容介绍:
山东地方戏曲茂腔《罗衫记》,《罗衫记》全场戏视频。
周吉:秉道台周吉参见大人。
徐继祖:贵道免礼请坐。
周吉:谢坐。啊,大人,自京都以来,一路之上不受风霜之苦?
徐继祖:风之寻常,何言风霜之苦。啊,贵道,贵官下收成如何?
周吉:托圣上鸿福,年年五谷丰登。
徐继祖:民情如何?
周吉:官是清官,民是顺民。
徐继祖:恩,贵道德政,黎民受福不浅。
周吉:啊,大人,只有一案……
徐继祖:为何不讲?
周吉:耳目甚众。
徐继祖:两厢退下。众衙役:啊。
周吉:啊,大人,请问老太爷现在何处纳福?
徐继祖:远居县郡。啊,贵道,提起家君却是为何?
周吉:有一道姑将他老人家告下来了。
徐继祖:有一道姑状告我父?
周吉:正是。
徐继祖:告的什么?
周吉:现有状纸,大人请看!
徐继祖:具:告状人,郑月素年42岁,状告五坝江口水贼徐能!五坝江口杀江之事!?啊,贵道,这一告状道姑现在哪里?
周吉:卑职岂能容她早来胡言乱语,已将她捆绑押在南监了。
徐继祖:但不知贵道是怎样了断?
周吉:待卑职回得衙去,升起早堂,将那道姑带到堂上,问她个出家人不守清规,诬告官亲之罪,一棍将她打死,一不失老太爷的体面,二不失大人的前程,这叫做一了而断,免去后患。
徐继祖:贵道此言?
周吉:言之有理吧?
徐继祖:振振岂有此理?像本院,此番奉旨出京,查访民情。如今,纵然有人状告我父,我也要问清是非,按律而断。
周吉:那一道姑,状告老太爷,当年水上为贼。不管是真是假,大人三代有血不清,这三代不清,有欺君之罪。
徐继祖:贵道,你欺人太甚了。贵道说话太无理,怎说本院把君欺,我父为人好行善,五坝江口谁不知,今曰接来道姑的状,真假是非我要追问到底,查明我父不是贼再发落道姑也不迟,倘若我父真是贼,
周吉:啊,大人,你定要怎样?
徐继祖:啊??!!……户灭九族我的志——不——移。
周吉:大人的前程为重啊?
徐继祖:住了,口口声声前程为重,难道说你吃前程穿前程不成??
周吉:啊?!
徐继祖:我来问你。王法为重还是前程为重?
周吉:自然是王法为重!
徐继祖:既然是王法为重,道姑一案,凭着我这纱帽不戴,蟒袍不穿,甚至这项上的人头不要,我也要问清是非,按律而……断。
周吉:啊,大人?
徐继祖:不必多言,中军哪里?
中军:啊。……大人?
徐继祖:拿我令箭,去这道台衙门,将告状道姑带来察院。速去。
中军:是。
周吉:啊,大人?
徐继祖:回衙去吧。
周吉:吾,是之。
郑月素:与大人叩头。
徐继祖:去——刑。
中军:是。
徐继祖:中军,暂退。
中军:啊。
徐继祖:面向外跪。
郑月素:是。
徐继祖:告状的道姑。
郑月素:大人?
徐继祖:你道喊冤一十八年,今曰本院将你带来察院,有什么冤枉,准你从头诉来。
郑月素:大人哪……可怜我有仇不能报,可怜我有家不能回。我的青天大人哪!
徐继祖:不要啼哭,慢慢地讲来。
郑月素:郑月素跪察院珠泪滚滚,尊一声青天大人细听原因。
徐继祖:你家住哪里?
郑月素:家住在直隶涿州郡,梁平县大宋庄上有俺的家门。我公爹苏少保为国忠臣,婆母娘吃长斋永不动荤。他二老并不是儿女成群,只生下我丈夫兄弟二人,小叔子名叫苏雨,我的丈夫他名叫苏云。永乐年我丈夫进士出身,七月里二十五领凭上任,我夫妻在家中辞别老母,离涿州去兰溪前去训民。行至在五坝江口,错上了贼的船我吓掉了魂。半夜里他把船抛锚不走,那水贼见财起意要杀人。最可怜那些家下人,有院子共梅香俱不留存。我丈夫在船面被绳子绑捆,老徐能执钢刀要扒血心。
徐继祖:住了,你们是恩爱的夫妻,你就该跪在船面,苦苦地哀求才是啊。
郑月素:大人,哪有不哀求之理啊?
徐继祖:不要哭,往下讲……
郑月素:郑月素跪船面苦苦地哀告,好歹的哀告个囫囵尸身。三九天把我夫抛江落水,船面上剩下我月素一人。
徐继祖:那时,你为何不殉节啊?
郑月素:拉罗裙遮粉面往江就跳,徐能贼拉一把掩闭舱门。
徐继祖:我来问你,你们与徐家该是有仇吗?
郑月素:俺与水贼并不相认,有什么仇来有什么恨。
徐继祖:是啊,既是无仇无恨,那他为的什么?
郑月素:他图俺银子两千两,见财起意要杀人。
徐继祖:恩,你们是新上任的官员,带着许多的银两何用啊?
郑月素:我丈夫要把清官做,不图黎民半毫分,实指望带银子任上用,不料想财贝多了是惹祸的根。
徐继祖:到后来怎么样了?
郑月素:吩咐一声船回岛,用花轿把抬到他的家门。
徐继祖:抬到他家却是为何?
郑月素:他把我放在西厢院,打发着婆子来说亲
徐继祖:你从下没有?
郑月素:杀夫之仇切齿恨,是我一死不配贼人。
徐继祖:你不从亲事,他便怎么样了?
郑月素:小道我不从婚姻事,怒恼了徐能要打人,把我吊在屋梁上,四是马鞭身上捆,皮开肉绽打得苦,不伤心的也伤心,只哭得婆子看不上眼,她是贼窝的好心人。
徐继祖:恩?这水贼之中还有什么好人呢?
郑月素:大人,这世界之上若无好人,还算什么世界呢?
徐继祖:有理解,往下讲。
郑月素:我对着婆子把苦诉,她发了仁义慈悲心,偷偷地打开了后门锁,她放小道我逃了身。
徐继祖:你逃往哪里?
郑月素:大人哪,连夜奔上慈明庵,十月怀胎要降临,老师傅不敢收留我,叫我另往别处奔。
徐继祖:而还逃往哪里?
郑月素:深更半夜不识路,一步一跌把路寻,一阵腹痛倒在地,生下我儿一条根。
徐继祖:这条根香在哪里?
郑月素:大人问起这条根,好似钢刀扎我的心,我有心怀抱着我儿去逃难,徐能打马随后跟,逃难逃到松树林,母子二人两离分。
徐继祖:哎呀,你怎能舍得呀?
郑月素:大人哪,亲生的骨肉难以舍,怎奈我生死关头由不得人。
徐继祖:你可曾留下记见?
郑月素:一件罗衫包儿体,一股金钗买儿身,咬开中指留血书,字字行行写得真,上写着:张家拾去张家子,李家拾去李家孙,这孩本是忠良后,千万留住这条根。
徐继祖:你儿现在多大了?
郑月素:我儿若是不曾死,二九十八长成人。
徐继祖:这一十八年,你在何处安身哪?
郑月素:大人哪,舍子之后无处奔,再只好往慈明庵里去存身,多亏着师傅收留我,当了道姑入空门。
徐继祖:家中还有何人?
郑月素:家中还有老婆母,不知命存命不存?
徐继祖:你就该回家侍奉啊!
郑月素:仇未报来冤未神,有什么脸面回家门?
徐继祖:你这一道姑,先前可曾告过状来?
郑月素:大人……府道州县俱已告遍,只是那些衙门口朝难开,有理无钱,休进来。小道的这张状子递上去摔下来,倒说:出家人不准告状,不是乱棍打出就是拖下堂来,小道下山告状么,好不容易。
徐继祖:如今怎么又告到道台衙门来了?
郑月素:大人哪,听说清官徐大人,查访民情出京门,一路之上大放告,我才下山把冤伸。不料想错告在周老爷的手,他不该收下状子押了人。
徐继祖:周老爷可曾升堂问过?
郑月素:押在南监三个月,也不审,也不问,今曰来到按察院,才见清官徐大人。
徐继祖:恩,本院不来查访,你就罢休不成?
郑月素:大人若是不出京,我也要寻找一个人。
徐继祖:寻找何人?
郑月素:寻找我那亲生子,叫他替父把冤伸。
徐继祖:这。道姑诉罢冤仇恨,倒叫本院心纳闷,他告我父是凶手,我父不像做贼的人,若道她告的是慌状,难道说她不怕入牢门?一时难判真和假。转过面来,叫中军。中军哪里?
中军:奥。大人?
徐继祖:将这一道姑带下堂去,监外看管,三餐供饭不许难为于她。
中军:是。
徐继祖:告状的道姑,下堂去吧。容后听传听审。
郑月素:谢大人。
中军:告状道姑随我来。
徐继祖:书童哪里?
书童:来了。少老爷,到后堂用饭吧。
徐继祖:不用,命你打扫书房。
书童:是啦。
徐继祖:曰落西山天黄昏,虎奔深山鸟奔林,家家户户把门掩,察院里闷坏我巡守臣,只为着这张冤枉状……,告着了堂上老爹尊,前堂我曾把状来审,又象假来又似真,我必须从头至尾仔细的看,苏云,苏雨,告状人郑月素,这许多的苏字压在了我的心。
书童:少老爷,您用点儿茶吧?
徐继祖:不用。
书童:少老爷,您就少用点儿吧?
徐继祖:不用!
书童:哦,少老爷。这,这,这这这……
徐继祖:啊呀呀,你这个奴才,这件罗衫乃是他苏门的传家之宝,你这个奴才好不小心!、书童:这这这……
徐继祖:哎?书童,我来问你,当年进京赶考,路过涿州有一老妈妈借水赠衫之事,你还记得么?
书童:记得,记得,是我亲眼得见,哪能不记得呢?
徐继祖:你还记得些什么?
书童:少老爷,那天晚上,我们就住在她家里,第二天一早,那位老妈妈就拿来一件罗衫。哎,对!就是这件罗衫。那位老妈妈她就说了:小孙孙啊,小孙孙,这是咱全家之袄。哎?
少老爷,怎么她全家人就只穿这一件袄啊?
徐继祖:哎?!!不是全家之袄啊!乃是传家之宝。
书童:传家之宝?少老爷,什么叫传家之宝?
徐继祖:就是她家世世代代传留的一件宝物哇。
书童:奥,我想起来了。怪不得这件罗衫你老是在穿着它呢?这一件罗衫穿在身上就能冬暖夏凉吗?
徐继祖:哎?你哪里知道?这件罗衫么?这是我那义母,当年在她娘门亲手所做,过门成亲又带到婆门,我义父爱的是这件罗衫,穿在身上不肯脱下,夜晚在灯下读书,自不小心打去蜡花,掉在了衫上,烧出一对孔雀。
书童:奥,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你老是在穿着它呢?
徐继祖:那一老妈妈言道:老身把它压落箱底,作为苏门的传家之宝,那件女衫我叫你那义母穿在身上跟随你义父上任去了,今曰老身将这件男衫赠送与你,进得京去,若得一官半职,也好打听你那义父、义母的下落,倘有相逢之曰,也好凭此相认呐。
书童:是啊,少老爷。如今,你也当了大官了,也出了那京了,你就该去打听你那义父、义母的下落才是啊?
徐继祖:那是自然。书童,你且退下。
书童:是啦。
徐继祖:他苏门的罗衫穿在身,怎能忘怀涿州郡?灯下看状如梦醒,大堂上我问的不是别人。我想,这一告状的道姑,不是我那义母,又是哪个?既然是我那义母到了,我就该身穿罗衫,前去相认呐。啊呀呀,慢来,慢来,如此看来,是我那义母状告我的亲父,又是我那亲父害死我的义父,似这等奇案偏偏落在我手,叫我怎样审问?哎?像我父久居五坝江口,乐善好施,焉能做出这伤天害理之事?定是这一道姑含血喷人。啊呀呀,道姑也罢,义母也罢,捕灭好人,罪名不轻啊。
徐继祖:三更三点夜也深,想起高堂老爹尊,有人告你是凶手,孩儿我不能信为真。
书童:少老爷,您用点儿饭吧?
徐继祖:不用。哎?书童,我来问你,你家老太爷为人如何呀?
书童:您怎么问起这个来了?谁不知道老太爷是个大好人,要不是好人,能生出个儿子来当这么大的官吗?哎?好人倒是好人,可有人背后说他的闲话呢!
徐继祖:奥?怎么?说闲话?说什么闲话?
书童:我不敢说。
徐继祖: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我之间无话不说呀。说什么闲话你讲啊。
书童:少老爷,有人说:老太爷是放下屠刀也成不了佛。这儿子养大了不定是福是祸?少老爷,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徐继祖:哎,哎,哎?书童,这也算不了什么闲话。天色不早,早些睡去吧。
书童:是啦。少老爷,你也早点儿睡吧,别胡思乱想的啦。
徐继祖:去吧。
徐继祖:这就难怪了?适才书童对我云,有人背后论爹尊,放下屠刀成不了佛,莫非我父杀过人,杀人者应偿命,爹爹呀,你叫儿怎审怎样问,孩儿来照大律断,苦了咱居家一满门,我若不来照律断,义母的冤仇不得伸,儿子大了不是福,这冷言冷语必有因。这放下屠刀也成不了佛,儿子养大了不定是福是祸?这话里有话呀?这……我想起来了,当年南学读书,有一窗兄骂我徐继祖,不是他徐门正子正孙。当时,骂得我是面红耳赤,回得家去也未敢言讲,今曰想来么?窗兄骂我,也是话里有话呀。难道我徐继祖当真的不是他徐门正子正孙么?闷也就闷煞我也。
徐继祖:水有源来树有根,哪姓哪家生我的身?越思越想心烦闷,不觉得两眼昏沉沉。
徐继祖:书童,你怎么又来了?
书童:少老爷,这五更天明有点儿凉,我给少老爷加衣裳。
徐继祖:哎?书童,我来问你,你可知道我是谁生谁养么?
书童:你怎么又问起这个来了?谁不知道你是亡故大太太生的。
徐继祖:不对吧?
书童:没有错。
徐继祖:亡故大太太亡故去多少年了?
书童:听姚大娘说有二十多年了。
徐继祖:她亡故去二十多年,我只有一十八岁,难道说她在阴间生子么?不对。
书童:要不,要不就是记取太太生的。
徐继祖:记取太太过门多少年了?
书童:也是听姚大娘说,有十六年了。
徐继祖:唉!她过门一十六年,我已经一十八岁,难道说她……?哎?去,去,去。
书童:那我可就不晓得了。哎?姚大娘知道。
徐继祖:就是我乳娘姚大婆知道?
书童:咱们家的事,她是没有不知道的。
徐继祖:好,待我休起家书,命你连夜赶回家去,对你老太爷言讲,就说我君命在身,不能归省,搬请你老太爷和我乳娘前来南京相会吧。
徐继祖:书童,一路之上,多加小心,速去速回。
书童:是啦。
徐继祖:回来。刚才我问你的话,回家休要提起。
书童:我记下了。
徐继祖:去吧。
徐继祖:这事,待等人证到,是非自分晓。欲知山东茂腔《罗衫记》全场戏如何,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山东茂腔《罗衫记》全场戏视频唱词或者下载收藏。山东茂腔《罗衫记》全场戏相关剧本视频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十品戏曲网戏曲大全网站】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9-201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